飛艇專家:各國競相發展飛艇戰略平臺

發布時間:2011-3-28 10:40:54 瀏覽次數:74

編者按:當今世界,以軍事需求牽引謀發展已成為重要趨勢。各軍事強國在推進機械化向信息化轉型過程中,一方面加強對已有裝備的信息化升級改造;另一方面加速發展對提高核心戰斗力有重要意義和影響的信息化新型裝備。其中,多功能現代飛艇大有東山雄起之勢,其發展備受各國兵家青睞。日前,記者就相關熱點話題,專訪了我軍長期從事飛艇理論和科研探索的海軍工程大學專家王大華教授。他從各軍事強國競相推進飛艇戰略發展,到加強核心軍事能力建設、應對多種安全威脅、完成多樣化軍事任務等方面,進行了廣泛的交談闡述。

         

         王大華:發展飛艇事業利國利軍利民 圖片來源:解放軍報 

         

             圖片來源:解放軍報

■需求牽引驅動發展熱潮

記者:近年來,伴隨著現代高科技的空前發展和新軍事變革需求的牽引,各軍事強國開始重新認識飛艇在軍事領域中的應用價值。甚至有國內外專家預言,面對信息化建設與發展的重要轉型期,飛艇將以獨特的優勢悄然迎來新的發展熱潮。您怎樣看待這一趨勢?

王教授:當前,著力推進機械化向信息化轉型,已成為各軍事強國軍隊建設與發展目標的重中之重。尤其軍事裝備作為提升核心戰斗力和保障力構成的重要物質基礎,更是首當其沖地受到各國兵家高度重視。而以應對信息化戰爭的視角和觀念來分析看待利用新型飛艇的作戰效能,則更有重要戰略思想基礎。國內外專家甚至認為,正是信息化戰爭的影響、需求和牽引作用,催生了現代多功能新型飛艇的跨越式發展。

■效能優勢借變革之力騰飛

記者:在國際上飛艇發展與運用由來已久,且一直與新軍事變革和科技進步形影相隨,其優勢和效能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

王教授:現代飛艇借科技之力騰飛,具有良好的機動能力和多用途優勢。這里,我們謹以遠程戰略投送為例。通常意義的交通運輸體系受自然條件影響較大,往往過于依賴公路、鐵路、機場等基礎設施,很容易受制于災害、戰爭等突發事件,而飛艇不用依賴公路、鐵路、機場等基礎設施,便能從容飛越各種天然屏障。尤其在當今信息化戰爭條件下,飛艇在信息采集、信息處理、信息對抗、信息組網和指揮控制等方面均能發揮其獨特優勢。

■應對非接觸非對稱戰爭

記者:為什么信息化條件下飛艇在軍事上應用會得到各軍事強國的格外重視與青睞?

王教授:關鍵是今天各國愈來愈高度重視信息化條件下“非接觸戰爭”和“非對稱作戰”。海灣戰爭后,各國兵家看到遠程高速防區外精確打擊成為非接觸、非對稱信息化戰爭的重要特征,因此應對和打贏信息化條件下的局部戰爭,成為當代兵家必須正視和面對的重要課題。當前,世界一些軍事強國都努力把研制“預警飛艇”和“導彈攔截飛艇”等作為重點發展目標,并深入展開戰略研究。

■多樣化軍事任務首當其沖

記者:怎樣理解您所說的飛艇是第四大類作戰平臺?在完成多樣化軍事任務和適應信息化作戰中飛艇具體有哪些特殊性能?

王教授:現代飛艇具有適應信息化作戰,又不同于飛機、軍艦、坦克等此前三類代表性作戰平臺的一系列特殊作用和性能,其重點是:

——性能卓越的C4KISR空中平臺。現代飛艇大型囊體和吊艙能夠裝載飛機、直升機所承載不了的多種大型先進電子設備,如大型先進預警雷達使之能夠克服地球曲率影響,探測遠距離、小活動目標(巡航導彈)等,構建起性能卓越的空中指揮作戰平臺,乃至實現發現即摧毀作戰要求。

——留空時間長、任務效率高、綠色環保。飛艇留空時間長、航程遠、燃油充足可長期持續留空或機動,且因其造價低廉節能減排,而被譽為新世紀綠色環保飛行器。

——低空飛行安全隱身。飛艇既可“機動飛行”,又可空中“定點懸停”,因而可以執行偵察、監視、巡邏、警戒、反恐維穩、遙感遙測以及伴隨艦艇編隊實施海空一體化聯合作戰等。

——遠距離作戰力量投送。大型運輸飛艇是遠距離作戰人員和裝備投送的有效工具。美軍正在實施的“海象”飛艇計劃,其目標是把1800名士兵、500噸作戰裝備物資,在3至4天內投送到距離11000公里以外的精確地點,甚至可實現全球到達。

——易于自主建造,易于戰時持續補充。飛艇制造技術較大型飛機易掌握,易實現戰時持續補充,從而保持持續作戰能力,成為一種用得起、補得上、多樣化的高效能指揮作戰系統。


空中巡弋 圖片來源:解放軍報


戰略投送 圖片來源:解放軍報


應急保障 圖片來源:解放軍報

■堪稱防衛力量新增長點

記者:請具體談談為什么各軍事強國均把現代飛艇當作能夠適應信息化作戰、具有軍民融合發展潛力的應急發展裝備?其戰略價值和意義如何?

王教授:這些我們完全可以從當前飛艇所能夠擔負的多樣化軍事任務和提高核心作戰能力的現實中領悟到:

——諸兵種一體化聯合作戰之急需:裝備了C4KISR系統的預警(指揮)飛艇,便會使體系對抗與系統對抗能力頓然提升,使戰場態勢感知能力和預警、指揮控制與精確打擊能力大幅提升。因此,該系統可真正成為三軍聯合一體化作戰的戰斗力倍增器。

——要地防空與戰區反導防御之急需:如果將預警飛艇用于應對“非對稱作戰”戰區反導防御,戰況將會大為改觀。所以,現代飛艇可成為戰區反導防御體系和要地防空系統重要核心平臺。

——航母編隊預警之急需:有關研究表明,目前世界上除少數大國外其他國家在航母建設發展中均沒有合格的艦載預警飛機可以擔起重任,而預警飛艇卻可成為多快好省填補預警系統空白的重要手段。

——艦隊走向大洋之急需:外軍認為,未來從走出近海到走進深藍,選擇預警飛艇伴隨遠洋保障將成為重要舉措。

——軍民融合遂行非戰爭軍事行動之急需:國內外最新研究表明,當前世界范圍一系列大規模非戰爭軍事行動中,均顯示了現代飛艇所具有的軍民融合重要價值:它不怕山川阻隔、道路破壞和泥石流沖擊等,可以速建空中指揮所;實現空中應急通信中繼;實施空投空運空降;可開設飛艇空中醫院或防災防疫等,可謂軍民融合平戰互寓。

此外,飛艇還可以解邊海防巡邏、打私、緝毒、維穩任務之急需,對捍衛領土領海領空和維護國家主權均有重要價值和意義。

■應以新觀念辯證看發展

記者:您常常提及轉變觀念才能推進發展,請談談有關發展與觀念的辯證關系?

王教授:這在世界范圍幾乎是一種“傳統共識”。通常會認為:“飛艇體積大、速度慢、不抗打。”簡要地說,如果我們以機械化或者冷兵器時代戰爭觀念來看那會是合乎邏輯的,但如果以今天信息時代的視角來看飛艇發展,那就大謬了。因為信息化戰爭條件下主要是在電磁空間“雷達眼”下看飛艇(而非肉眼),當預警飛艇升空高度達到3000~4000米時,其大型預警探測雷達可以探測到220~250公里的巡航導彈、400公里的戰斗機、600公里的轟炸機,所以它是以“先敵發現、先敵行動”來克敵制勝的,是以協同諸軍兵種一體化聯合作戰來克敵制勝的。由于信息時代的電子對抗已根本代替了裝甲對抗,所以飛艇電子戰能力必然更強大更靈活。

還有一種認識:認為飛艇不能“走向深藍”,不能伴隨艦艇編隊遠洋作戰。其實回顧一下世界軍用飛艇發展史就可以看到,早在七十年前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美軍就成立了“大西洋飛艇艦隊司令部”和“太平洋飛艇艦隊司令部”,當時150多艘飛艇在兩大洋頻繁執行偵察、巡邏、護航、搜潛、航拍等多種任務,而受到飛艇護航的美國向歐洲輸送作戰物資運輸船隊(89000艘次)無一受到德國潛艇攻擊,可謂戰績顯赫。所以專家預言:明天歷史會證明,新型飛艇必將伴隨艦艇編隊走向深藍、走向大洋!(嚴光成 劉迎軍 別拓侖)

 科技變革話飛艇

上百年來,飛艇發展始終與科技變革和軍事需求牽引緊密相關。

所謂現代飛艇,是以新型復合材料作囊體、充以氦氣為浮力氣體、裝有矢量推進發動機、配以先進操縱和控制系統、具有良好機動能力和多用途性能的一類浮空飛行器。它具有完成多樣化軍事任務的特殊性質和適應現代信息化作戰的一系列獨特優勢,因而其發展與應用為各國兵家所關注。

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飛艇在浮升氣體、囊體材料、飛行控制性能等方面均提升到一個新水平:留空時間更長、航程更遠、運載能力更大,能在空中長時間懸停和機動飛行,具有良好的低空、慢速和安全飛行能力;而且經濟性好,造價低廉,僅為同型飛機的十分之一,動力功率為十分之一,運行費用為五分之一到六分之一;且無需建設和養護機場跑道,不用依托公路、鐵路、港口和碼頭,可垂直起降,能在三維空間保持最大機動自由度。尤其在當今信息化戰爭條件下,飛艇在信息采集、信息處理、信息對抗、信息組網和指揮控制等方面均能發揮其獨特的優勢,因而,科技變革與需求牽引使飛艇獲得了新一輪發展熱潮。如美國研制的哨兵預警飛艇、反恐巡邏飛艇、海象大型運輸飛艇;俄羅斯的DPD-5000反導飛艇、AU-30北極探測飛艇;英國的天舟-600多功能飛艇以及以色列的平流層偵察監視飛艇和美英等國際合作的平流層通信中繼飛艇等,都在全力競相發展中。(彌綸 )

六合彩特码资料